诗韵家风
相伴诗词到永远

发布时间: 来源: 阅读:
分享到:

相伴诗词到永远

魏敬之


我和长华中年后的结合,实乃诗词为媒,岁岁年年,走的是一条平仄之路。

因我俩钟情文学,追随诗词,二〇〇四年初相识相交。她虽是一位医务工作者,但由于勤奋与执着,四年间创作诗词竟两千余首。记得当时她正忙于《听秋阁吟草》结集。我因是中学语文高级教师,省、市作协会员,已于一九九五年和二〇〇〇年分别出版了诗词集《生命泉》和诗文集《望星空》。我俩相处相知,二〇〇五年成为夫妻。叔父魏传良为祝贺、勉励曾赐《沁园春》一首:“诗咏关雎,乐奏周南,之子于归。听弦音唐韵,鸾胶续矣:高山流水,钟鼓迎之。橘井方家,杏坛学子,琴瑟和鸣连理枝。赏心句,赞笔花斗艳,墨浪生辉。 身修而后家齐。更唱玉联珠格调奇。喜父慈子顺,母娴女淑;家庭和睦,举案齐眉。娱目分甘,星辉婺焕,咏月吟秋比翼飞。循陈俗,祝杖乡杖国,偕老期颐。”同年,为更好学习诗词,我俩从淮南正式迁居省城,一晃便十七、八年。

在合肥的日子里,我俩除同是中华诗词会员外,还加入了省诗词学会、省炳烛诗书画联谊会、太白楼诗词学会、庐州诗词学会及桑榆文学会。一起上老年大学,参与黄金台和晚晴诗社活动。特别是晚晴诗社,十几位志同道合者结社调弦,迄今已十五个春秋,寒暑不息,风雨不止,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。用自己的心去体味古人心灵里最美的情感,人生中最纯真最高贵的东西。斗转星移,可以说我俩将全部精力都用于诗词了,我们之间,更是经常切磋,不拘一格。如律诗《二月》,“细雨梳妆二月天,韶光萦惹逐飞鸢。莺歌云树竹摇翠,燕舞花蹊柳拢烟。疏影轻风弹雅韵,回栏漱石抚清弦。愧无佳句填春曲,景入诗囊碧一川。”她写前两联,我接写后两联。《满庭芳·春满平畴》:“紫燕衔泥,黄云香袖,更有锦簇堆团,野畴晨曦,蜂蝶舞翩跹。桃李争芳入画,青鸟啼,岸柳含烟。春光好,桑田织景,一片艳阳天。 怡然!云出岫,青山叠翠,似绿犹丹。等闲识东风,淮水安澜。俯仰吟哦索笑,又添了,别趣狂癫。流连处,消愁玩月,醉倒夕阳前。”我写好上阙,长华完成下阙。

有耕耘,自有收获。我俩不少作品散见于省内外有关杂志,仅中华诗词先后就刊登了二十余首。二〇一五年合集出版了《木声秋韵》,承蒙梁东先生为书名题签并赠诗:“曾经一木早知秋,却见庭前春色稠。应是晴空双鹤起,四时清唳信天游。”原省诗词学会陆世全会长“序”中有:“八年来,我看着敬之、长华日复一日地在接受衰老的自然规律中,更加享受着只属于诗,只属于自己的快乐时光”、“敬之、长华拥有如斯秋韵,夫唱妇随,此般老年,我认为便是老年人生的完美。”

庐阳是一块诗词沃土。日月轮回,提升了我们对诗词的认知、鉴赏和写作水平,更可贵的是结交许多终身难忘的诗友。奈诸多原因,我俩不得不于去年底惜别省城。思绪悠悠:“缘起宫商社起滨,高山流水涤嚣尘。调弦自诉胸中事,逐梦犹祈物外身。数载松风吟丽日,满台花语醉长春。平生最识离别味,一曲骊歌酬故人。”

有道是腹有诗书气自华。诗词陶冶情操,砥砺精神,增添乐趣和力量,它已是我们生活、生命中重要组成部分,愿一生与之相伴。


在线人数:652今日访客数: 756今日页面浏览量: 1518总页面浏览量: 31646470

办公室:66110906组织联络部1:66110720组织联络部2:66519540理论评论部:64029139诗教培训部:66156739网络信息部:66079545账务室:66081124

学会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八条52号三楼中华诗词学会 邮编:100007 京ICP备190444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337号

《中华诗词》杂志社:办公室、发行部:64068289编辑部:64068468

杂志社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八条52号二楼《中华诗词》杂志社;邮编:100007投稿电子邮箱:zhscbjb@163.com

技术支持: 江苏书妙翰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诗词云